中国城乡发展网

关注城乡发展
专注发展城乡

一市民呼吁南宁青秀区法院执行“老赖研究院院长”

  向昔日好友借款“赖账”不还,夫妻二人均成为被告。更为戏剧性的是,该“老赖”的身份可是非一般:广西中国-东盟经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院长。

  

  文章截图

  50万元被“赖”近8年,赢了官司却望钱兴叹

  2015年8月27日,自称为广西中国-东盟经济文化研究副院长黄伯成因向好友借款不还,被诉讼到南宁市青秀区法院。2016年4月25日,该院进行判决。2017年5月19日,该院立案执行。

  

  《立案通知书》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2015)青民一初字第2887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方某称,被告黄伯成与被告焦敬钫系夫妻关系,原告与两被告系朋友关系。黄伯成因项目资金紧缺自2010年3月起向方某多次借款,方某陆续以汇款、转账及现金支付等方式向黄伯成提供借款本金共计50万余元。

  2015年8月27日,方某向青秀区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2月4日,该院公开开庭审理,但黄伯成夫妇拒不到庭。

  特别一提的是,经青秀区法院查明:2010年6月9日,黄伯成、焦敬钫作为甲方,方某作为乙方,共同签订了《抵押协议》一份。主要载明:“甲方因急需资金周转,自愿将玉林市金湾名城A1411号房产(合同编号:2009147号,姓名焦敬钫)作为抵押向乙方借人民币壹拾叁万元正;甲方须于2010年7月9日前一次性还清所借的本金及服务费贰万元,共计壹拾伍万元正。逾期未还,甲方所抵押的房产(所有产权)即归乙方所有,并负责按程序办理过户手续。”

  2016年4月25日,青秀区法院判决被告黄伯成向原告方某偿还借款本金40万元,并支付逾期还款的利息(以40万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的基准利率,从2013年12月31日起分段计付至本案借款实际清偿之日止)。

  令人质疑的是,今年5月19日,青秀区法院已对方某申请执行黄伯成夫妇借贷一案进行立案,但时过半年为何未执行?当事人方某已赢得官司,又被立案执行,但至今款项如石沉大海。

  文化研究院院长被戏称“老赖研究院”院长

  “黄伯成在南宁和玉林都有房产,估计现在都转移完了。他宣称他为东盟经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院长,之前还以‘中国-东盟博览会秘书处主任’的身份四处活动。作为一位文化研究院院长,却干了这种因钱和朋友翻脸还赖账不还的事,他应该任‘老赖研究院’院长。他经常高调参加各种商业活动,应该要重视脸面才对。希望媒体曝光后,青秀区法院尽快依法对他采取措施。”知情人表示。

  随后,知情人还转来多篇标题为《南宁国际会展中心迎来了广西李氏宗亲总会一周年庆典!》、《2017广西中国-东盟项目对接交流会在南宁举行》、《亮了,南宁国际会展中心迎来了广西李氏宗亲总会一周年庆典!》等网络文章。

  查看以上文章时,不仅看到黄伯成高调亮相的照片,还看到这样的文字描述其身份:广西中国-东盟经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广西中国-东盟经济文化研究院院长。

  而在百度搜索“广西黄伯成”得知,多个中央网媒报道的《中缅茶文化交流暨广西凌云茶产业定向推介会圆满落下帷幕》、《中缅茶文化交流会在广西凌云举行》等新闻中,黄伯成的身份则是中国-东盟博览会秘书处主任。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获悉,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的广西圣山龙投资有限公司,黄伯成作为自然人股东出资950万元,其妻焦敬钫则作为自然人股东出资50元。

  手记:法院必须依法惩治“老赖”

  借款被赖账近8年,人生究竟有几个8年?赢了官司却迟迟拿不到款项,这是借款人的悲哀。申请执行后又迟迟拿不到款项,这是执法者的悲哀。通常而言,欠钱的“老赖”要么玩消失,要么藏匿转移财产,为何要等到“老赖”将财产都转移完了,法院才去执行?期待青秀区法院有所作为,依法依规办案,捍卫法律的尊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陈威安)

  来源于:法制与社会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制 » 一市民呼吁南宁青秀区法院执行“老赖研究院院长”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