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乡发展网

关注城乡发展
专注发展城乡

黄峥:带着一群“流寇”,偏安在旧时代

    拼多多2018全年营收131.2亿元,净亏损102.2亿元。为了给投资人一个解释,创始人黄峥发了一封致股东公开信。

  

 

  黄峥的核心态度是:拼多多有很强的赚钱能力,目前之所以巨亏,是因为短期开销巨大。这些开支主要用来投资未来,大家要有耐心。

  财报显示,拼多多的主要开支来自销售和营销费用。2018年,这笔费用为134.418亿元。2016年为1.69亿元,2017年为13.446亿元。

  黄峥“教育”投资人:把赚来的钱存在罐里,每周数数存了多少,这恐怕不是一个聪明的投资。

  上述话术在商业上的逻辑是自洽的,但很多投资人还是用脚投了反对票。拼多多财报发布后,股价一度下跌近4%。

  虽然投资人不好“忽悠”,但黄峥坚持己见,明确表示拼多多会继续走在亏损路上。黄峥有这个底气,因为他控制着拼多多89%投票权。

  亏损并不可耻。今天的很多互联网巨头,也曾用钱换时间和空间。很多独角兽级别的互联网企业,也依然在走这条路。

  关键是亏损之路要抵达怎样的彼岸?能换回怎样的结果?

  拼多多走在正确道路上吗?这是拼多多最核心的问题,也是投资人最关切的问题。

  黄峥为自己选的路做了一个总结:普惠的、以人为先的、更开放的、新时代的一条路。

  这些字眼在商业世界的意识形态上极其正确,也确实是互联网时代的普世价值观。

  人们习惯同情弱者,乐见强者的地位被挑战,习惯性认为强者一定是作恶者。黄峥的这封信,可以说极其准确地捕捉到了这一公众情绪。

  但除了“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过去几年里,拼多多不断陷入假货和山寨风波当中。

  去年8月,拼多多因为销售侵权假冒商品等问题,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约谈,要求其严格履行主体责任,规范平台经营行为。

  前不久,北京市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网售产品质量抽查结果显示,半数不合格学生文具产品来自拼多多。

  最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又将拼多多列入“恶名市场”名单,原因是该平台假冒产品数量激增。

  在黄峥描述的“新时代”里,正上演这样的场景:一群商业世界里的流寇主义群体(山寨、假冒伪劣商家),昨天刚被清理出主流商业世界,今天就抓到了一根光鲜的救命稻草——新的秀场又来了。

  原本走在“从良”路上的山寨品牌,看到拼多多竖起的这面大旗,纷纷再次“落草为寇”。拼多多的出现,让他们成了“打不死的小强”,看到了跳出“消费升级”商业规律的可能性。很多人找回到了作恶的快感: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

  劣币开始驱逐良币,消费升级变成消费降级。供给侧改革和落后产能淘汰都敌不过黄峥在公开信里的一句话:一起向新时代冲刺。

  可以说,黄峥对“新时代”这个政治词汇做了商业上的新解。

  黄峥说,拼多多在一个特殊机遇期抓住了机会。这句话没错。因为过去几年中国经济在加速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对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这将催生消费升级、数字制造、品牌升级等浪潮。但拼多多反向操作,给了落后产能一个苟延残喘的机会,中国商业世界里的“流寇”,再次登堂入室。

  中国互联网和商业世界需要创新、挑战和开放,一个真正的“变量”确实能带来一个新的时代。

  但黄峥的这条路,加深了资本市场对中国互联网的偏见,将中国互联网固化在模式抄袭者和商业作恶者的认知中。

  这几年,品质好货和好服务的下乡,让城乡结合部的假冒市场基本快消亡了。但很多山寨品牌通过拼多多存活下来,让中国打击假货十几年的努力付诸一炬。

  这些假货和山寨品牌,被冠以“普惠创新”的名义,死灰复燃,大量地流窜到四五线城市和乡村市场。问题产品大行其道,祸害消费者。这不是普惠,这是普毁。

  如果拼多多真想履行社会担当和企业责任感,真正做到有效地助农,完全可以把上百亿元的营销费用放到模式创新上,而不是让假货有可乘之机,并享受到流量红利。

  古人说,王业不偏安。拼多多果真有血性、有担当和有情怀的话,就不应该带着一群“流寇”,“偏安”在旧时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济 » 黄峥:带着一群“流寇”,偏安在旧时代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