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发展网

关注城乡发展
专注发展城乡

唐山遵化市:种植户呐喊“还我高速公路补偿款”

  编者按: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农田是农民的命根子,河北唐山市遵化市正在修建的京秦高速公路大安镇至平安城段,其中涉及多家地面附着物没有发放到位,这其中是否有“猫腻”呢?有关部门必须认真地查一查。假如这其中隐藏着违法违规行为,就必须严肃查处。并且一定要严惩腐败分子,杀一儆百,杜绝后患。

  近日,我单位接到知情人爆料称:“河北唐山市遵化市正在修建的京秦高速公路大安镇至平安城段占地时,有多家地上附着物没有发放到位,不知道钱去了哪里?”

  6月21日,记者随当事人来到位于河北唐山市遵化市正在修建的京秦高速公路大安镇至平安城段,看到高速公路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爆料人叫记者看了被占的地及地上附着物。当事人称:“2012年12月30日,由土地承包人王文涛、王曦民、曹秋里、麻红坤等人在河北省遵化市平安镇大麻各庄村与村民签订了以每亩每年1500元价格承包343.6亩土地,种植药材、树木、名贵花卉等。承包人向记者出示了《土地承包协议》和租户领取承包费的明细表,以及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信。曹秋里告诉记者:“自协议签订后的几年里,他们在承包地上种植了麝干、桔梗等药材,同时种植了栗树、红豆杉、丁香、蓝莓、柳树等树木共计4.5万株;同时还建了五个温室大棚,两个阳光棚,一个萝卜窖。种植的三年多的药材,正要收成的时候,被当地政府人员强行用铲车退了,那是我们的血汗钱呀!”

  

\

 

  麻红坤告诉记者:“2016年1月13日,该市国土资源局突然下发了一份《征地告知书》,准备修建京秦高速公路,要经过这里。其中王文涛、曹秋里、麻红坤三家要被占17亩地左右,经过四年多的精心栽培,园林苗圃场已形成规模,苗木花卉、药材等长势非常好,可以给几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2016年3月2日,该市政府组建的“遵化市京秦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会同唐山市高速办清登评估人员和平安镇政府,对几家地上附着物进行了清点和评估,并有该市评估中心评估报告,评估价格张榜公布。到2017年1月7日,该市政府工作人员和“秦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进行第二次评估作价,让承包人没有想到的是,为了响应和支持政府征地号召,有些地面附着物已经被我们主动拆除和移走,评估小组告诉我们所拆除和移走的地上附着物不在第二次评估之内,对于这样的决定我们承包人不认可,我们曾找到市领导,镇领导,都没有给出合理的答复。2017年4月6日,在土地承包人没有领取任何补偿款的情况下,该市政府和京秦高速建设领导小组组织100多人,对我们几家的地上附着物进行强制拆除。让我们对地面附着物签字放弃,不签字就按‘三抢’(抢栽、抢建、抢种)处理,我们都种植了好几年为什么按‘三抢’处理。2017年6月9日,该市政府工作人员和“京秦高速建设领导小组”带领公安再次来到我们地里经行强制拆除,不叫我们辩论,强行将我们3人押上警车,其中2人被强制拘留5天。”

  

\

 

  记者带着种种疑问走访了该市市政府和镇政府,政府工作人说:“承包土地用户知道了要建高速他们加快种植名贵药材和树种,套取国家资金,我们是按上级指示精神打击‘三抢’。我们第二次核查时他们三家的地上附着物已经不在了,变卖了。按政策不应该给补助。记者问工作人员:“没有恶意毁坏”。工作人员说:“不可能”。记者问:“其他的补偿都给了吗?工作人员说:“都给了”。记者问:“有没有进行公开、公式。”工作人员说:“有征地补偿办法,村里、电视台都公布了。”

  随后记者和当时人进行了核实,我们都种植了四年了,肯定不是“三抢”,根据当事人提供的录音,该市平安城镇范镇长说:“不签字,定性为‘三枪’公安介入抓人。”补偿标准也没有进行公式,我们是支持政府建设高速工程按上级要求办理的,是政府工作人员强拆、强推。为什么有的地上附着物有的给钱有的没给,当事人向记者出示了另一个承包户和当地镇政府签署的协议,280棵栗子树补助款118193元(人民币下同)。麻红坤告诉记者:“我家其他补偿款都给了,却只有3000多红豆杉没有给,市里开会说就是不给,大约70多万呢?我该找谁要?按第一次评估报告我们几户17亩多地200多万元地上附着物补偿款,不知道去了哪里?”当记者在村里采访时,了解到因为地上附着物补偿款问题,遵化市鹏程园林苗圃绿化、药材种植基地将遵化市当地政府告上法庭。

  

\

 

  记者咨询了相关专业人士:“要对补偿情况经行公开、公式,要老百姓做到心里有数,不管对谁要一碗水端平。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包括三个部分: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安置补助费以及土地补偿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是对财产所有人财产损失的补偿,其它任何人都不得参与分配。

  

\

 

  编后:

  农民应得的地上附着物200万元补偿款为何会氢气球上天——不翼而飞呢?《唐山市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暂行规定》第十九条 本办法未规定的地上附着物, 可以通过协商或经有关专业、 技术评估部门评估后, 依据法律、法规等规定予以补偿。这补偿款到底是被挪用了,还是被贪污了?纪委、司法部门应该立即着手调查,并对罪魁祸首予以严惩不贷,让广大的农民尽快拿到“血汗钱”。

  很多地方的农民都不能及时足额地拿到征地补偿款,导致干群关系恶化,导致征地越来越困难,并且很容易导致发生悲剧。要解决这个矛盾其实很容易,就是把钱直接打到农民的银行账号里。如此一来,政府省心,农民放心。目前,对于私吞和截留农民征地补偿款的行为,各地都是按照违规性质来处理,根本就起不到震慑作用。

  

 

  原文链接:http://xinwen.eastday.com/a/170630140731082.html

经济 » 唐山遵化市:种植户呐喊“还我高速公路补偿款”
分享到: 更多 (0)